您当前的位置 :工布江达门户网 > 数码 > 对安全紧急情况新闻的指导和回应

对安全紧急情况新闻的指导和回应



对安全紧急情况新闻的指导和回应

作者:未知

摘要:近年来,安全突发事件频繁发生,相关新闻报道非常活跃,对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在发生安全紧急事件时,事故原因,救援情况以及政府对相关人员的责任往往成为舆论的发酵点。这些事件的新闻报道具有很高的社会关注度,专业性和动态性。在蓬勃发展的媒体环境下,如何加强对安全突发事件的轰动性指导和应对,以及提供积极的社会活力,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关键词:安全突发事件;舆论导向;新闻稿

中图分类号:G21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122(2018)07-0051-02

一,新闻舆论发酵点

事故发生后,事故原因,救援情况,责任追究责任三个方面是社会关注的主要问题,也是安全突发事件易引爆的主要发酵点。

1.事故原因。

一般来说,事故发生后舆论的第一反应是事故原因是自然灾害还是人为灾难?不可控制的自然灾害是“不可抗力”,舆论相对减少,政府的救援积极能量将成为“主角”,如汶川地震,长江沉船事故等;但如果是人为灾难,那就是一个“人为因素”,主观可控,因此,“不可原谅”,如天津爆炸事件,深圳山体滑坡事件等,后果的后遗症事件是一个又一个。

同样是山体滑坡,事故原因不同,舆论反应也大相径庭。

2015年11月13日,丽水市莲都区雅西镇李东村发生山体滑坡,造成38人死亡,一人受伤。

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成立的事故调查组确定,该事故是一次地震灾害,立即获救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2015年12月20日,深圳市光明新区泥质土壤发生滑坡事故。

突然间,事故现场没有进行深入调查。许多媒体从表面现象开始,并报道说这是一场“山体滑坡”。

国土资源部发布官方微博报告事故原因,发现事故已经崩溃。

社会问题开始从“山体滑坡”问题转向讨论泥鳅的来源和善后问题。2.救援情况。

在安全突发事件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救援情况往往成为舆论的焦点。

目前,地方政府在救援行动中的努力是显而易见的,新闻发布和宣传机制也在不断完善。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政府救助往往成为次要冤情的常见现象。

失败表现在:一是救援有判断和技术失误,导致救援行动无效,如2011年温州火车事故,天津港爆炸事故等。二,灾害报告受到当地质疑弱化,并且故意削弱舆论。 。

第三,救援过程的覆盖范围存在偏差,过分强调领导救援,而且救援本身的进展报道很少。

可以说,灾害信息的发布一直被视为政府救灾能力的评价指标,其数量和质量平台已成为政府态度评价的重要参考。

3.问责程度。

重大事故发生后,除了事故原因外,外界普遍关注事后问责制的问题。即使在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人们也倾向于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承担责任,而应对自然的相应责任也成为一个引起轰动的问题。点。

例如,2017年12月13日,北京市朝阳区十里店镇白强子村的一名村民在家中发生火灾,造成5人死亡,8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迅速启动问责程序,力度也非同寻常。媒体关于问责制的报道可以说是“轰炸型”,新京报《北京自建房火?氖鹿饰试鹌舳?,安监科科长被立案》,凤凰信息《北京朝阳火灾事故调查通报:副乡长等7人被问责》......媒体和社会都在关注事故责任。

事实上,政府问责的“程度”也是舆论解释政府处理事故的决心的重要参考。

当然,这种抒情表现背后是公众对政府执法能力和监督的期望。

二是舆论的特点

为了做好安全突发事件的舆论指导,有必要全面掌握此类事件的抒情特征,即提出解决方案。

一般而言,安全紧急情况的不满有以下特点:

1.社会关注度高。

安全突发事件是当下最受关注的社会风险之一,其具体发展的不确定性将大大降低公众的安全感,这将引起社会高度关注。2015年,天津港爆炸事故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事故发生后,相关信息迅速传播到各大新媒体平台,社会关注度突然增加。

它是否会引起第二次爆炸,污染程度以及爆炸后留下的化学物质是否会威胁到周围居民的健康。

各种忧虑和疑虑明显打破了一般安全生产事故中的公众“旁观者”心态,许多人将自己视为事故灾害的直接联系人[1]。

因此,社会关注度高的特点是舆论引导需要特别关注。

2.专业。

安全突发事件往往涉及许多专业领域,如潜在的安全隐患,专业应急方法等。公众对事故原因的混淆主要是由于专业问题的不可理解性和不熟悉性。

2015年6月1日发生的湖北监利“东方石东”沉船遇到了这个问题。

442人死亡,调查报告发表时,舆论爆发。

事件调查组认为,当“东方之星”客船驶向长江大马洲水道时,它突然袭来风暴。尽管采取了相应的船对风措施,强风暴仍在继续,系数是最大风压。倾斜力矩是客船最终风阻的两倍以上,并且船在一分钟内倾斜入水并翻转。

大多数普通观众都听取了这些解释,其中大多数仍然是无知的。交通运输部和其他有关部门首次协调领导和权威专家,解释了沉船事业和救助措施等专业问题,大大减少了公众对事件的质疑。 ,杀死谣言的来源[2]。

3.动态。

重大突发事件往往很复杂,事件可能会随着时间推移产生许多不确定因素

如果真相无法及时公布,谣言将飞扬甚至影响事件的发展。

在“8·12”天津港大火爆炸事故发生后,央视新闻在凌晨00:41发布短消息。

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中央电视台新闻在微博平台上发表了58篇论文,报道了最新动态。

在接下来的10天里,中央电视台新闻微博全面展示了这次事故,报道了211次。解释事故原因,普及安全常识,跟踪事故救援情况,引导公众关注事实层面,稳定舆论。

第三,轰动性的指导和反应

从舆论发酵到舆论特征,本文一直在探索安全突发事件的本质特征,探索其存在规律,尽快完善安全突发事件的指导机制。

1.完善新闻发布系统。

我们一直在强调发布有关安全紧急情况的信息。这里的重点不是失语症,抓住机会并采取主动。

在过去,“只处理,不报告”或“先处理,然后报告”的一般习惯现在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是主动发布信息和及时引导舆论的正确方法[3]。

但“快”也强调你不能说话。

如何掌握这个规模?建立和完善新闻发布系统势在必行。

完善新闻发布制度是引导舆论的重要手段。媒体有责任和义务及时发布新闻信息。当相关职能部门面临突发新闻时,也应遵循“举报事实,认真报告理由”的原则。 “忠实地说,快说话,先说”,及时发布正确的新闻信息。

换句话说,突发新闻事件的报道需要相关部门和媒体的支持和帮助[4]。

在上海的踩踏事件中,上海市政府最初由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牵头。作为发布外部信息的主要窗口,上海市政府已成为社会,媒体和互联网用户获取权威信息的唯一窗口。有效满足公众对此事的强烈信息需求。

另一方面,天津港爆炸事故,天津市政府关于此事件的最大问题是新闻发布会准备不足,而且在新闻发布会上过分依赖。分销渠道过于单一,及时性滞后,整体规划不足。

2.掌握释放的时机,主动引导舆论。

自媒体时代以来,公众已经披露了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信息和意见,并且还可以通过转发,评论和赞扬来“加强已经形成的舆论”[5]。

例如,2010年江西宜黄拆迁事件,2011年温州线“7.23”汽车事故等,第一个信息来自媒体。随着媒体影响力的逐步扩大,安全突发事件报告不仅要在内容和报道方面符合现有制度,还要掌握释放的时机,积极引导舆论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对于安全紧急情况,新闻发布的及时性至关重要,但此类事件往往很复杂,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调查,报告的时间安排尤为重要。

作者认为,就安全紧急情况而言,报告的准确性和及时性应优于及时性。

成熟的记者经常可以在掌握及时性的同时预测舆论的影响。

3.及时关注耸人听闻的趋势。

在收集,整理和准备新闻信息报道的同时,要做好收集和判断感受的工作,发现和有效警告是做好舆论引导工作的重要内容。

一方面,要利用科学技术,完善大数据平台,增强过滤和判断信息的能力,准确把握舆论导向,及时进行相应的风险评估。

另一方面,要加强舆情监测队伍的建设。

探索和吸收一批对舆论敏感,擅长应用互联网的人才,深入研究不同的新媒体平台,认真研究收集和提取技术,跟踪技术,定位分析等,如微信朋友圈,微博热点网民对搜索平台的反应做出了科学,准确的判断,并在舆论形成之前采取了有效措施,有效地防止了负面舆论的扩大。

4.善于利用新兴媒体。

在新媒体时代,新闻和信息传播的渠道颠覆了传统媒体的想象力。微博微信,短视频,各种APP,移动客户端等都是报告安全事件的重要渠道[6]。

在新媒体时代,观众拥有自己的“麦克风”。

例如,微信公众账号,微博等平台都开设了评论区,人们可以自由发表意见,对事件发表意见,甚至成为“咨询领导”,引导舆论形势。

对于媒体而言,通过新闻评论区域的大数据统计,您还可以进一步了解群众的品味和喜好,从而为观众提供更具吸引力的新闻,增强他们的影响力。

此外,传统媒体还可以利用新的媒体平台建立赞美和投票链接,以了解公众普遍采用的价值观,并使观众有更强的参与感,从而疏散社会舆论和充当“减压阀”。 。因此,有必要加强与新兴媒体的合作,努力让全民在个人参与中认识到事故的危险性和严重性,以防止今后的工作。

引用:

[1]郑宝伟,叶军。复杂事件的悖论指导策略 - 基于天津爆炸事故指导的再思考[J]。新闻爱好者,2016(2):24-28。

[2]杨占科。对舆论的回应应该明确区分是非[J]。劳工保护,2018(3)。

[3]侯应中。新媒体时代政府新闻发布制度的创新与路径选择。暨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4)。

[4]冯伟。媒体时代的消防新闻,舆论引导与回应[J]。中国传媒技术,2017(8):79-80。

[5]丁百珍。论媒体时代的媒体引导艺术[J]。新闻爱好者,2016(7):10-15。

[6]庞继光。媒体时代突发公共事件大众传媒议程设置初探[J]。新闻研究学报,2017(1):166-167。